西门庆人物形象

发布日期:2019-10-28 21:52   来源:未知   

  西门庆人物形象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典型人物形象的塑造, 历来是评价文学创作特别是叙事性作品的一个核心问题. 对于一部小 说来说,其作品成功与否,文学价值如何,衡量的一个主要标准就是看能否塑造一些栩栩如 生的形象以反映一种特定的社会生活

  典型人物形象的塑造, 历来是评价文学创作特别是叙事性作品的一个核心问题. 对于一部小 说来说,其作品成功与否,文学价值如何,衡量的一个主要标准就是看能否塑造一些栩栩如 生的形象以反映一种特定的社会生活, 能否挖掘与展现特定的人物精神内含与社会风貌。 《金 瓶梅》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作者取材于现实,以极其高超的手法成功地塑造了西门庆这个人 物形象,同时也标志着明代小说创作的一种新的视角与活力,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 《金瓶 梅》代表了明代小说创造的最高成就。 下面我们就西门庆这—人物形象作一全面分析. 西门庆是小说 《金瓶梅》 中的一个主要人物形象。 小说的基本故事就是围绕他与“金” (指 潘金莲) “瓶”(指李瓶儿)“梅”(指春梅)及其家庭展开的。这一形象虽取材于《水浒传》 , 但作为文学形象塑造的水准来说,却不可同日而语。在《水浒传》中,他只不这是武松这一 英雄形象的陪衬而已,他的全部活动只零星出现在三个章回之中。而在《金瓶梅》中却成了 —个作者著力塑造的中心人物。 一、心狠手辣 不择手段 他本是清河县一破落户财主,在县门前开着个生药铺,从小是个浮浪子弟,使得些好拳 棒,又会赌博,双陆下棋,摸牌道字,无不通晓。后来发迹有钱,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 把揽说事过钱,交通官吏,因此满县的人部怕他。在他的身上,充分表现了一个浮浪“破落 户”的特征——自私,残忍,心狠手辣,不择手段。西门庆先是与潘金莲勾搭成奸,为长期 占有,于是伙同王婆、潘金莲毒死武大郎。后来为了霸占李瓶儿,又把李瓶儿的丈夫、他的 结拜义弟花子虚活活气死。 为了报复趁机占有了李瓶儿的贾竹山, 他指使手下人将贾竹山打 得鼻青脸肿,在公堂上又唆使与他串通一气的贪官夏提刑将其打得两腚稀烂、血流淋漓。最 后李瓶儿及其全部财产全归西门庆占有。来旺儿本是西门庆的“心腹”奴才,但西门庆不顾主 仆之情,不但奸污了他的媳妇宋惠莲,而且设置圈套,栽赃诬陷来旺儿谋财害主,最后将其 发配徐州,以达到长期占有惠莲的目的。而在惠莲面前却一再哄骗,装作一付同情和吝惜的 样子。惠莲在明白真相后,一针见血地痛斥道:“你瞒着我干的好勾当,……你原来就是个 弄人的刽子手,把人活埋惯了。害死人还看出殡的!……你也合凭个天理,你就信着人干这 等绝户计!”患莲这满腔悲愤的血泪控坼,把西门庆的本质揭露的淋漓尽致!在惠莲被逼死 后,其父宋仁拦尸鸣冤,而西门庆写个条子给李知县,结果“一条索子把宋仁拿到县里,反 问他个打网诈财,倚尸图赖,当厅一夹二十板,打得顺腿淋漓鲜血”,连气带病,未几便含 冤而死(见第 26、27 回) 。 “害死人还看出殡的”,这是作者借小说人物的语言对西门庆最好的概括。小说前面描写 他在害死武大郎后,在守灵之处他与播金莲还在尽情的寻欢作乐。自私,狠毒,残无人道的 人物性格跃然纸上。这一切在小说里作者都是纯以白描手法凸现出来。然而“恶有恶报”,西 门庆死后,尸骨未寒,潘金莲便与女婿陈经济又急匆匆地苟合一起了。 二、调风戏月 荒淫好色 小说第九十二回写道:“这临清闸上,是个热闹繁华大马头去此,商贾往来、船只聚会 之所,车辆辏辐之地,有三十二条花柳巷,七十二座管弦楼”。在这片“沃土”上,官僚富商、 纨裤子弟、帮闲无赖这班人一面极力贪赃枉法、聚敛财物,一面凭借权势、玩弄女色,偷情 恣纵,放荡淫佚。西门庆就产生于这一社会背景之下。他“专一调风戏月,独占良家妇女, 娶到家中,稍不中意就令媒人卖了,一个月倒在媒人家去二十余遍,人多不敢惹他。” 我们先看看西门庆家妻妾的“档案”吧: 其原配夫人是“微末”出身的陈氏,他发迹后即娶清河县左卫吴千户之女为继室,陈氏早 亡后扶正。 二房李娇儿是他从勾栏妓院中搞来的, 接着又娶了妓女卓二姐为妾, 卓不久病死。 三房孟玉楼原是富商的遗孀, 是他以连骗带哄的方法占有的。 五房潘金莲是被他与潘合媒毒 死武大郎后占有的。六房李瓶儿是他结义兄弟花子虚的妻子,其占有手段更为狡猾、毒辣, 已见前述。这么多妻妾供其淫乐还嫌不足,他先后又以种种手段霸占了丫环春梅、奶娘如意 儿,了仆妇宋惠莲。仍嫌不够,又在外长期包占伙计之妻王六儿,私通贵夫人林太太, 就这样还常去姻花柳巷, 简直是一个罕见的色情狂。 在他脑子里哪里还有什么伦理道德?只 要有几分姿色,不管他是贵夫人还是丫环、仆妇,统统成为他泄欲的工具,他对于这些女人 (包括他的妻妾) 极少有什么感情可言, 总是在她们的痛苦或被愚弄之中得到他兽欲的满足。 而一些所谓的结义兄弟及三姑六婆全成为他诱骗女人的帮凶。 西门庆何以有如此手段呢?这 固然与其有权有钱有关, 但更主要的是他有一套取悦女人的市侩流氓手段与赖以诱骗女人的 “凛凛”的相貌和“轩昂出众”的仪表。 在小说里的具体描写中我们可以感受到, 西门庆这个市侩流氓在那些女人的眼中被视为 仪表堂堂、神通广大、有权有势、善弄风月的“偶像”,再加上他的甜言蜜语的哄骗、小恩小 惠的引诱、投其所好的手段,使她们一个个成了他的俘房。而一旦得手或“掳”回家中,就得 任其摆布。稍有不遂,则训斥打骂,甚至剥光衣服,用鞭子抽打,直到她们彻底驯服为止。 有的干脆卖了出去。他与李瓶儿的关系就是最好见证。—— 李瓶儿原是西门庆结义兄弟花子虚的妻子, 由于花整日在妓院鬼混, 使得李瓶儿满腔怨 愤。西门庆于是使出手段,首先是利用他们家庭中的矛盾,以批评花子虚的语言表示对李的 同情,博得她的欢心。后又趁花陷于一场纠纷而进一步和李勾搭成奸。在此期间,西门庆一 直承诺,在讨她作妾前先给盖好房子,打通他们两家毗邻的花园,使李瓶儿别无他骛。所以 丈夫一死,他就迫不及待地想嫁过门来。西门庆就是利用这种种手段,一步步从肉体到精神 占有了李瓶儿。但就在这当儿,西门庆因杨戬的倒台陷入一场讼狱之中,由于无暇顾及而被 蒋竹山钻了空子, 做了倒插门女婿。 等到西门庆官司平息后, 即刻抽出手来, 一面动用流氓、 帮凶和官府的势力把蒋著着实报复了一番, 一面在李瓶儿没了退路的时候借机整治它她, 冷 淡、嘲讽,甚至在李瓶儿要自尽的时候竟说,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上吊的,把绳子丢在她的 面前, 使得李瓶儿求生不得,欲死不能。而西门庆仍不罢休,逼李脱光衣服下跪,稍一犹豫, 即以鞭抽打, 直到她彻底驯服为止。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竟逼李说他西门庆是如何如何的高 贵,在什么“三十三天之上”;而蒋是如何卑下,只配在“九十九地之下”。这不仅是一种虚荣 心,而且是一种近乎病态的阴暗的心理。由此可见,他对妻妾甚至所喜悦的女人,也亳天真 情可言,他不过是一个“打老婆的班头,坑妇女的领袖。”贾竹山对西门庆的这几句评语可以 说还是公正的。他不仅横行人世,甚至竟狂妄地说,就是“强奸了常娥,和奸了织女,拐了 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富贵”。在古今中外的现实生活与文学作品中, 这样的色情狂也是绝无仅有的。 三、依仗权势 贪赃枉法 西门庆何以能够这样肆无忌惮、 为所欲为呢?这就是他的又一性格特征: 善于随机应变, 投机钻营,攀附权贵。 先看看西门庆的发迹史。 小说写的很明白,靠的就是“交通官史”,“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 他交通官吏的手段不外乎两种:一是以钱贿赂。在吏治腐败、贿路公行的明代后期,这一招 很灵。正如西门庆所说:“咱闻那佛祖西天,也只不过要黄金铺地,阴司十殿,也要些楮镪 营求。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就使强奸了常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 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富贵”。二是靠联姻来巩固和增强其财富与权势。其原配夫人陈氏 虽“百伶百俐”,却是“微末出身”,西门庆发迹之后即娶“清河县左卫吴千户之女,填房为继 室”,后又与“东京八十万禁军杨提督亲家陈宅,合成帖儿”,结为儿女亲家。于是他就成了 朝中高、杨、童、蔡四大奸臣之一的杨戬的亲家的亲家。后又拜蔡京为干爹,又升官晋爵, “就是内相朝官,那个不与他心腹往来”。第 55 回中苗员外语) 他以金钱贿路官府,不仅逃脱了应有的惩罚,而且为他升官发财铺平了道路: 1、朝廷在清算杨戬的过程中,本要惩处杨党中的西门庆,而身为右丞相的李邦彦在接 受了西口氏的五百两金银的贿赂后, 以偷天换日手法, 将已列入杨党名单的西门庆改为贾庆, 从而使西门庆得以逍遥法外。 2、 丞相蔡京做生日, 西门庆以一份珍贵的生辰担, 博得蔡京的欢心, 使其由“一介公民” 骤然做了山东理刑副干户。后又拜其为干老子,于是又升为理刑正千户。 3、西门庆敲诈苗青的一千面银子的贿赂后,将凶手放走,激怒了群众。曾御史在搜集 了西门庆的种种罪行后, 狠狠地参了他一本。 但由于有后台蔡京, 非但“一点儿事儿也没有”, 反倒把弹劾他的曾御史贬谪了。 社会就是如此的颠倒黑白。 他的上司在给西门庆升官的邸报 上赫然评道:“才干有为,英伟素著,家称殷实而在任不贪,国事克勤而台工有绩,翌神运 而分毫不索,司法令而齐民果仰。” 西门庆在生意上为徐内相发生矛盾,他神气十足地说:“我不怕他,我不管什么徐内相、 李内相,好好我把他小厮提留在监里坐著,不怕他不与我银子。”(见第 67 回) 西门庆是以经商而起家的,后以贿赂手段混迸官场,反过来又凭借职权为他偷税漏税、 垄断经营创造有利条件,赚了大钱后再投资官场,真可谓“良性循坏。” 四、投机钻营 虚伪做作 西门庆从情场、官场到商场,无不体现他的性格的另一侧面,这就是投机钻营,善于韬 晦。 他之所以由“一介乡民”而成为称霸一方的要人, 靠得就是这一招。 这不仅使他常常能 得 以躲过灾祸,而且逢凶化吉,步步高升。 小说第九回描写西门庆与潘金莲、 王婆合煤毒死武大郎后, 武松为其兄报仇而误杀李外 传。 西门庆贿赂清河县知县, 想结果武松姓命, 以绝后患。 哪知东平府府尹看武松是条好汉, 有意从轻发落他。同时又责令清河县提西门庆、潘金莲去申问。西门庆见势不妙,忙派人去 东京找靠山杨提督,由杨提督转托蔡太师下令东平府,结果免提西门庆和潘金莲,反倒把武 松仗四十后剌配充军。 西门庆非常善于投其所好,他凭借一份昂贵的生辰担,博得蔡京的欢心,由一地方恶棍 骤然登上了山东理刑副干户的宝座。之后西门庆认其为干老子,于是又升格为正千户。使得 巡府、御史都对他另眼相看。在小小清河县更是说一不二。 西门庆多次贿赂主管临清钞关之权的钱主事, 使得他的货船经常得以偷漏关税。 书中描 写一次由西门庆的伙计韩道国向其行贿五十两,于是把缎箱两箱并一箱,三停只报了面停, “通共十大箱货,只纳了三十两五钱银子。”(第 59 回。 ) 朝廷下文每省要两万银子的古器, 但批文尚未下来。 西门庆听到消息后, 认为有利可图, 便拒绝与人合伙,一心要垄断这桩买卖。于是差人写信、送礼,“问宋松原讨将来”。李三担 心让别人抢去,而西门庆却不慌不忙地笑道:“不柏他。设使就行到府里,我也还叫宋松原 拿回去就是。胡府尹我也认的。”他就是以这投机伎俩打通各种关节,使得他在官场上飞黄 腾达、情场上屡屡得手、商场上欺行霸市,垄断一方。 西门庆如此的淫欲、粗俗,无恶不作,竟也有虚伪做作的一面。小说第六十九回里交待, 貌似高贵实则的林太太竟嫌儿子不争气,整日流连于花柳巷,于是拜托西门庆去管教。 而西门庆竟也板起面孔、 一本正经地教训王三官做人的道理。 这虚伪的做作连吴月娘也看不 下去,她一针见血地揭露道:“你不曾尿泡尿看看自家,乳儿老鸦笑话猪儿足,原来灯台不 照自,你自道成器的。你也吃这井里水,无所不为,清洁了些甚么儿?还要禁的人。”几句 说的西门庆不言语了。 李瓶儿死后,他表现得似乎痛不欲生,一些研究者也据此认为他对李还是有真情的。我 们通观全文,不能不认为这一说法有背作者原意。小说第六十五回写道:“……(李瓶儿死 后)西门庆大哭不止,令迎春就在对面炕上搭铺,到半夜对着孤灯、半窗斜月,反复无寐, 长叹短吁,思想佳人。……白日间供养茶扳,西门庆在房中亲看着丫环摆下,他便对面桌儿 和他同吃,举起箸儿来:你请些饭儿。行如在之礼。”使得“丫环养娘都忍不住掩泪而哭”。 小说紧接着以白描手法,叙写西门庆只“三夜两夜”的功夫,就与奶娘如意儿滚做一处,西门 庆“不胜欢娱”,“欢喜要不得”,于是“寻出李瓶儿四根簪儿来赏他”。很快两个便“打成一路”。 这样的色情狂还有什么“真情”可言!可惜的是我们的有些研究者太粗心了,竟读漏了这一段 儿。 五、诡觉狡诈 愚蠢至极 西门庆本一穷奢极欲的酒色之徒, 但他的性格既简单又复杂, 既诡觉狡诈而又愚蠢至极。 当形势处于“非常”状态时,其诡觉的神经和超乎常人的政治嗅觉就充分地表现出来了。如: 1、当他到东京给蔡京拜寿时,先得通过翟管家。在下榻翟家时,瞿备办了丰盛的酒席 来款待他, 然而西门庆推说明日有正经事, 不敢多饮, 翟管家“再四相劝, 只得又吃了一杯”; 晚上也一反常态“独宿孤眠。西门庆一生不惯那一晚,好难捱过也”。 (见第 55 回)何以能如 此克制呢?其原因很简单,就是他对这次官场上的运作看得非同小可,故小心谨慎,不敢有 丝毫的闪失。这可与陈经济形成对比,陈在商战的关键时刻竟以酒色而耽误大事。 2、正当他与李瓶几打的火热并准备迎娶之时,传来了靠山杨戬受弹劾的消息,真如“五 雷轰顶”一般,使他敏感的神经即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摒弃“酒色”,绞尽脑汁地精 心策划救急计谋,而“把娶李瓶儿的勾当丢在九霄云外去了,”任凭李瓶儿心急如焚,几番派 人上门,只是避而不见。 3、西门庆在商场更表现出一种超乎常人的精明。在小说的描写中,西门庆的第一笔大 生意是和三位川广商人交易“细货”,由于他对于对方的底细了解的很清楚,“贼蛮奴才,行 市迟,货物没处发兑,才来上门脱于人;若快时,他就张致了。”同时对清河市面的情况也 很了解:“满清河县除了我铺子大,发货多,随问多少时,不怕他不来寻我。”所以做起生意 来胸有成竹,干脆利落,赚了一笔大钱。 就是这样的“明白人”,有时又愚蠢至极。小说第二回描写他在试图接近并勾搭潘金莲的 时候,在王婆的面前显得那样的愚蠹与笨拙。“(西门庆)到家甚是寝食不安,一片心只在 妇人身上。”第二天清晨,他“又早在街前来回踅走。王婆道:这刷子踅得紧,你看我着些甜 糖抹在这厮鼻子上,交他抵不着。那厮全讨县里人便益,且交他来老娘手里纳些贩钞,撰他 几贯风流钱使。”后来就是在王婆周密的唆教安排下,他才得以将潘金莲弄到手。又如混吃 混喝的帮闲人物应伯爵,常常以乖巧的手段在买卖过程中饱私囊。 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样的淫棍, 作者为他的死也设计了一种特有的方式, 即“以淫而死。 ” 他贪食僧药,借助淫器,如此穷奢极欲,而最终是为自己挖好了坟墓。从个意义上讲,他又 是极为愚蠢的。这既是作者源于“因果报应”而劝人为善创作意图的体现,也是西门庆这个恶 棍的必然结局, 西门庆这个人物形象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里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他既是一个土豪恶 霸,又是一个官僚、商人。作为土豪恶霸,他固然有野蛮、卑污的特点,但他又从事商业经 营活动:既开店铺,又从事长途贩运,在官场上,他又是一个极有权势的头面人物。作为官 僚,他又缺少官僚的些微特征:胸无点墨,粗俗,低劣,一味地淫乐,横行霸道。作为商人, 他又善于在官场钻营,当朝宰相竟然也为他所收买(我在另一篇文章称其为“官商”典型) 。 总之, 西门庆不同于以往文学作品中任何一个反面典型——追逐女人穷情尽欲、 钻营官场无 孔不入、 聚敛财物不择手段, 他将这三者集于一身, 可谓之空前绝后。 但不唯是作者的虚构, 而是明代社会现实的真实反映。 明代中后期,社会的黑暗,官场的腐败,都达到了一种极致。最高统治者穷奢极欲,不 理朝政,大权委于权臣宦官,出现了宦官、佞臣相继专政的局面,致使社会风气糜烂,士大 夫仍竟不以纵淡男女淫欲和床第之事为羞,更有一班无耻之徒,专以向皇帝进献“房中术” 而猎取高官厚禄。鲁迅先生对此曾有过精辟的论述与分析:“成化时,方士李孜僧继晓以献 房中术骤贵, 至乾嘉而陶仲文以近红铅得幸于世宗, 官至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少傅少保礼 部尚书恭诚伯。于是颓风渐及士流,都御史盛端明布政史参议顾可学皆以进士起家,而俱借 ?秋石方?致大位。瞬息显荣,世俗所企羡,侥幸者多竭智力以求奇方,世间乃渐不以纵谈闺 闱方药之事为耻。风气既变,并及士林,故自方士进用以来,方药盛、妖心兴,而小说亦多 神魔之谈,且每叙床第之事也。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 ) 。另一方面,随着工商业及商品经 济的繁荣与发展,商业资本与官僚地主资本逐渐相结合,于是构成“官商”这一明代社会的特 有产物。“今商贾之家,策肥而乘坚,文绣绮毂,其屋庐器用金银文画,其富与王侯埒也。 又蓄声乐伎妄珍物,援结诸豪贵,藉其荫庇。”( 《明神宗实录》卷 520)一方面是封建贵族 官僚的经商自肥,另一方面是富商的出资捐官,使得商业资本与封建势力的结合更为紧密。 如宰相徐阶,除开设官肆以外,还经营汇兑业务。翌国公郭勋,在北京竟“户置店舍几千余 区”(同上,卷 253) 。最为典型的是严嵩,他于明嘉靖二十一年入阁,二十三年出任首辅, 与其子严世藩“窃杀罔利”,极力排除异己,多方招权纳贿。严嵩当权二十一年,“凡文武擢 迁,不论可否,但衡金之多寡而畀之。将弁惟贿嵩,不得不睃削士卒;有司惟贿嵩,不得不 掊克百姓。士卒失所,百姓流离”( 《明史》卷 209, 《杨继盛传》 ) 。嘉靖四十四年严嵩破抄 家,抄出黄金近三万余两,白银二百 零二万七千余两,房舍、土地、细软.古玩等无计其 数(据《天水冰山录》 ) 。 真是由于这些人的穷奢极欲与为所欲为,致使国库空虚,军饷匮乏, 边防削弱。 《金瓶梅》的作者借“宋朝事”,而对明代社会的腐败现象作了深刻的揭露一一上自朝廷 大臣,下至基层官吏,无不徇私舞弊、贪赃枉法,社会上贿略公行,以权赢利,以官营私。 而西门庆就是这一社会背景之下的活生生的典型。 《金瓶梅》是我国第一部文人独创的长篇小说,也是第一部以家庭生活及市井生活为题 材的长篇小说,它对后来小说创作的影响是全面而深刻的。全面而具体地剖析与研究《金瓶 梅》的创作倾向与人物塑造的艺术手法,对于我们深刻理解小说的思想内含、研究中国明清 小说这一文学祥式的发展,都是很有意义和价值的。九龙心水社区小龙人心水论坛香港